【原创】人天共愤的“石丘惨案”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7日   文章来源:九凤网   作者:朱世坤

 

  提起武汉市黄陂区王家河街,很多人知道这里有木兰草原景区,盛产芦笋,是“湖北芦笋第一镇”。鲜为人知的是,1939719日,日寇在这里屠杀了480余人。惨案之后,王家河镇闭市数月,商旅不通。劫后村庄,触目惊心,村村有新坟,户户闻哭声。 

  78年前发生了什么 

  19395月,新四军第五师和黄陂梅店抗日自卫武装,歼灭了受日军指使向边区进攻的李汉鹏伪军。7月上旬某夜,国民党游击队长梅德明,派便衣队捕杀了王家河镇的大汉奸魏勉武。718日深夜,日军在魏勉武侄儿魏轶伦和翻译引导下,纠集700余兵力分3路袭击王家河镇。 

  中路日军直扑国民党游击队驻地柑子树刘湾,酣睡的游击队员惊慌失措,纷纷逃散,拼死抵抗的部分游击队员终因寡不敌众大多战死。日军途经高庙时将刚作完斋事正沐浴的8个和尚绑走杀死,行至殷杜湾前,又将趁夜凉割稻谷的一群农民砍死于稻田中。 

  719,日军合围王家河镇,在河两岸的各村庄要道布岗设哨,有两位青年妇女逃避时被日军抓获,日军强行剥去其衣服,当猴子牵着取乐,受尽凌辱。78岁的老人刘银山及其孙子死于日军乱刀之下。有一位19岁的村民被日军从床底下拖出,系在马尾上被马活活拖死。产妇熊清英在稻田中躲藏,日军搜出后用刺刀残忍地将她刺死。在王家大湾,日军纵火烧屋,26栋房屋顷刻化为灰烬。 

  日军进入王家河镇后,枪杀商贩及行商者20多人。10余名躲藏在屋内暗楼、暗墙的妇女,被日军强行拖出,横加侮辱。在王家河镇外等地,日军对逃难的人群发射毒瓦斯弹,不少人口鼻流血、窒息昏厥。有两个孕妇中毒后,胎儿死于腹中。自凌晨合围搜捕,直至烈日当空,王家河两岸顿成火山血海,枪声、哭声、拷打声、拆房声,夹杂着鬼子的嗷嗷嚎叫声,凄厉惨毒,令人闻之心裂。 

  下午2时左右,日军把从王家河镇周围25个村庄抓来的村民,赶到镇南一块名叫“石丘”的大田进行屠杀。首先从人群中挑出10多名青壮年做苦力,洗刀、抬尸、挖坑。然后把抓来的村民用绳子捆起来,59人站成一排,在日军门协中队长的指挥下,几十个日军冲入人群,将被捆的村民拖至“石丘”中央,强迫一排排跪下,接着日军举刀直劈,霎时人头纷纷落地。就这样,鬼子变戏法似的杀了5个多小时,太阳落山时,因急于回营,将剩下的人群集中用机枪扫射。一时间天昏地暗,纵横半公里内,山上、田里、房前、屋后,满目都是尸体,惨不忍睹…… 

    

  幸存者的血泪控诉 

  王家河中学退休语文教师乐东仁搜集整理的《王家河“石丘惨案”资料汇集》,记录了一个个惨案幸存者的口述。 

  “我叫刘大焱,日本鬼子先用刀杀,杀完后把人头丢到水塘里,塘里的水都染红了。更为残忍的是,鬼子杀完人后,还要把五脏六腑掏出来,有个孕妇被杀了以后,鬼子用刺刀把她的胎儿挑出来逗乐……” 

  “我叫刘观德,当时我从围捕中逃了出来,趴在石丘附近的芋头田中,亲眼看见一队日本兵刽子手登场,头捆白布巾,光着膀子,手握军刀,从10米外跑步向前,屈臂挥刀,嚎叫一声,挥刀砍下,一排排人头落地……” 

  “我叫李德高,鬼子松开我们的绳子,喝令‘开路’!我们稍为犹豫一下,又一长声‘开路’!于是都拼命向前跑去,这时只听到一阵阵枪响,人群一个个倒下,我也中了一枪,鬼子以为我死了……” 

  …… 

  在小李湾,我幸运地见到了“石丘惨案”的目击者、年愈八旬的李思元老人,当年18岁的李思元因为逃到水沟里躲藏而幸免。“日本人见男人就捉,连睡在床上的80岁老人也不放过。我们小李湾13户人家被捉走14人,统统被日军杀害。”“惨案发生后好几天还不敢去收尸,那个时候天天提心吊胆,有人放鞭炮也吓得躲起来。”李思元老人讲起那时的惨状,仍心有余悸,悲愤填膺。 

  据《黄陂县志》记载:“在‘石丘惨案’中,不算日军在各村杀死的村民,仅石丘等处就集中屠杀了480余人。仅13户人家的小李湾就有寡妇10人,大李湾被害者24人,因忧愤致死的又达数10人。其他各村因田园荒芜、老幼无依,或病、或饿、或流落他乡致死的,更是难计其数。” 

  黄陂人民没有忘记 

  为纪念在“石丘惨案”中遇难的村民,1963年,黄陂县人民政府拨专款在王家河石丘村修建了“王家河抗日惨案公墓”。以后政府又多次改建扩建,现在这里成了王家河街的中心广场,广场一角建有“石丘惨案纪念碑”,碑文记述了日军暴行和重修经过。 

  傍晚时分,广场上空旷安静,只有几个小孩在玩耍;太阳落山后,广场上散步的人多了起来,随着音乐响起,婆婆媳妇们跳起了广场舞。 

  我问60多岁的王婆婆是否知道当年的惨案,她回答得十分干脆:“当然知道!纪念碑的后面和左边原来是两个水塘,当年塘里的水全都是红的,碑下面就是埋尸体的大坑。” 

  一旁的张婆婆主动对我说:“街上卖肉的王师傅,他的父亲王兆乐当年侥幸捡了条命。日本人抓走了他,他家里人已经去准备棺材;他到了塘边才知道,日本人不是要杀他,是要他洗刀。他战战兢兢地洗了刀,吓得直抖。” 

  我又问一旁的陈婆婆:“每年来这里祭奠的人多吗?”“多啊,每年清明节都有人来,有本地的,还有外地的,有学生也有上班的,还有死难者的后人。”陈婆婆说。 

  “每年农历719日,遇难的后人都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来这里烧纸钱祭奠他们的先人,有的人还失声痛哭。”李婆婆主动对我说。 

  在王家河工作过,今天专程陪同我来的老战友李鹤林说:“除了清明节,七一前后,还有好多党员来此敬献花篮,缅怀遇难同胞,开展主题党日活动。” 

  版权声明: 本文系九凤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