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远:智慧老龄化时代,老年人面临的数字鸿沟如何打破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31日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任远

信息化时代的智慧老龄社会  

  老龄化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必然,中国也正在经历快速的老龄化。总体上看,对老龄化的担心是一种过度的担忧,因为老龄化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表现,而且适应着人口结构变化的社会经济制度体系变化,应该能够积极应对老龄化过程的不利影响。特别是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进一步为应对老龄化社会的挑战提供了支持工具。 
  互联网和信息社会能够提高老龄化社会的运行质量,提高老年人口生活需求和生命福祉,以及在此过程中创造出巨大的经济社会发展空间。 
  互联网为基础的信息化发展,使为老年人口提供更高效、更有针对性的智能产品和高质量服务得以可能。互联网首先提供了老龄化生活的信息资源,网络已经成为信息社会的入口,老龄化社会的信息和知识的服务离不开网络。互联网提供了老年人口的社会交往并积累社会资本,社会资本不仅包括现实生活中的社交网络,虚拟社会资本有的时候也有积极的价值,线下和线上的社会资本同时是能够相互转化的。互联网和信息社会为老年人口提供了更加丰富的休闲娱乐,老年人口有的时候不需要在现实的空间打麻将、打扑克,而可以在网络游戏大厅中进行娱乐,而很大程度上,老年人口的娱乐也是一种社会资本的建设过程。同时,互联网本身是信息服务业,为老年人口获得各种社会和生活服务提供支持,包括交通服务、消费服务、子女赡养、财务支持、网络通讯、餐饮服务,等等。 
  基于互联网的老年人口的生活和消费服务,也使得老年人口的行为和生活方式数字化,产生出大数据的信息。这些数据信息进一步帮助展现老年人口的需求,帮助对老年人口提供有针对性的养老服务和生活服务。例如通过信息手环的方式对于老年人口进行及时的监控,或者提供老年人口具体需求的生活产品等。市场部门、社区和公共部门,包括养老服务有关的社会机构通过对老年人口生活信息的数字化,能够提升增强对老年人口服务和管理的能力,改进老龄人口社会服务体系,提升对老年人口服务和管理的质量,同时信息化手段也创新了老年人口社会参与新的途径。 
  因此,信息化所支持的老龄化构成了一种智慧老龄化,能够有助于建设一个智慧老龄社会。信息化在老龄化过程中的应用服务的衍生是建设现代信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智慧老龄社会也勾勒出了未来老龄社会的社会形态,可能也是解决老龄化挑战的发展出路。 
数字鸿沟是一种新形式的不平等 
  智慧老龄化的前景听起来很美,但是现实生活中离开这样的模式还存在相当的距离。重要的阻碍不仅包括老年人口本身的经济收入水平较低,使其相对更低地进入数字和互联网体系,更重要的原因是老年人口的信息网络知识和技能薄弱。由于他们教育水平低和学习能力较低,由于他们日益脱节于信息化过程,使得老年人口、或者说人口在老龄化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基于年龄的“数字鸿沟”,数字鸿沟构成了新的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更主要表现在老年人口方面。 
  老年人口和青年人口的数字鸿沟可以进行更精致的量化分析,但是老龄化过程中的“数字鸿沟”或者说在数字化的不平等是显而易见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在信息化互联网基础设施服务的不平等,例如老年人口拥有电脑、使用电脑、接入网络服务、拥有智能手机和更低年龄人口相比存在不平等。农村的老龄化比重更高,而农村地区的信息化服务水平更低,进一步加剧了信息化基础设施的不平等。 
  二是在信息化知识和技能上存在的“数字鸿沟”。一些老年人口即使有电脑也不会打字,有电脑也不会使用主要的电脑软件,有智能手机也只是使用基本的电话功能,不会使用移动互联的信息化应用,因此他们不能获得基于信息化的各种服务,甚至在信息化社会中还进一步相对损害了其获得服务的能力,变得日益被信息化社会隔离。例如随着网络约车服务的流行,老年人口更加无法获得必要的交通服务。如果未来的医院都逐步通过软件预约,老年人口甚至看病都排不上队。由于缺乏信息化技能,在信息化社会中老年人口实际上是进一步被边缘化和被排斥,老年人口和社会其他成员的福利不平等甚至是扩大了。数字鸿沟将造成在信息化社会中老年人口的新的社会排斥和新的不平等。 
帮助老年人口深度进入信息化社会 
  因此,信息化社会固然要求构建智慧老龄社会的新的社会形态,使老年人口更好分享信息化过程所带来的红利。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重视减少数字的不平等,减少信息化过程中对老年人口出现的数字排斥。需要采取一种数字包容的策略,支持老年人口进入信息化社会,以及支持老年人口深度地进入信息化社会。 
  减少收入不平等和信息化基础设施的不平等是减少对老年人数字排斥的基础,例如加强农村的基础设施网络减少和减少信息网络的费用。在纽约等城市已经开始提出要将信息化服务成为免费的基础设施和公共物品,将信息化基础设施服务成为未来社会的基础公共服务,这肯定是未来信息化社会的努力方向。在信息化基础服务设施建设方面,城乡网吧的改造是值得探讨的。网吧在中国当下是一个贬义词,是一个游手好闲的青年网迷沉迷于游戏的场所,实际上应该将网吧改造成为城乡社会的信息化基础设施,并提供信息化服务能力,从而能够对社区包括对社区的老年人口提供各种数字化服务。家庭中有线和无线网络的数字化改造也是可行的,利用数字化接口将信息化服务最为便捷地接入每个家庭、每个社区、每个老人,形成智慧家居、智慧社区,并构成信息化社会的基础物质环境。 
  而促进对老年人口数字包容的更重要的对策,是帮助提高老年人口的信息化应用能力,增强他们通过信息化服务和产品满足自身的需求,扩展自身的发展。老年人口更为迫切需要的还不是能够联网的电脑和智能手机,而是需要知道如何使用信息化的工具来满足自身的需求和服务。老年人口需要深度进入信息化社会,使其能够在信息化社会中利用多种工具满足自身的各种需求。显然,随着年龄的提高,人口的信息化应用能力是明显更低;教育程度更低的老年人口,其学习能力和信息化应用能力更低,并带来智慧老龄化过程中在年龄和社会阶层上的进一步不平等。通过帮助信息化过程中的老年人口及时跟上社会进步的步伐,这样的智慧老龄化才是公平的,也才能使得不同年龄共同享受信息化社会的成果。 
  多数时候,帮助老年人口增强信息化的知识和能力是一种非常困难的教育工作。老年人口缺乏学习能力、以及其在知识体系中缺口太大,实际上需要较多的教育投入才能真正帮助老年人口。因此需要建设一种终生教育的体系,帮助人口从中年以后就能及时跟上信息化社会发展的步伐。传统社会的教育模式是从父母代向子女代的向下传递,但是在知识社会和信息化社会的知识快速膨胀的情况下,社会的教育模式需要开始从青年一代向上传递,由青年来教育父母和祖父母辈。这构成了一种向上代的知识教育,或者说是一种文化的反哺。我们的社会不仅需要父母教育子女,也需要子女教育父母,子女对于父母的教育是一种新的家庭责任。文化反哺的责任也应该由社会性的教育机构和社会组织来共同承担,例如老年大学不能仅仅停留在老年人口画画喝茶,也需要提供老年人口在信息化社会迫切需要的各种知识,以至于也需要通过信息化改变老年教育。在某种意义上,志愿者帮助老年人口拖地打扫卫生是好的,不过还不如教育老年人口提高应用互联网的能力、提高利用信息化工具的能力,因为以后的托底和打扫卫生可能可以由机器来完成了。 
  在智慧老龄化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由于老年服务和消费需求的市场性驱动,通过数据来整合相关的老龄化社会的管理和服务是不用担心的。企业、政府和社会机构会有极大的动机和积极性,快速地将智慧老龄化社会架构到一种可观的状况。在此过程中的资本融资、企业新生和各类经济和社会组织的繁荣发展都是可以预期的。智慧老龄化社会所带来的产品和服务体系的巨大市场空间和社会空间,将塑造出新的产业形态和社会生活面貌,将会成为经济发展新的机遇,将成为社会力量和社会创新成长最为生机勃勃的地方。这也会再次证明老龄化从来就不是可以担忧的问题,而是一个经济繁荣和社会变迁的重要机遇。 
  但是,值得重视的却是要避免老年人口的数字排斥,及避免基于年龄和社会阶层的数字不平等。积极增强老年人口的数字包容,才是从公益的角度来看建设出一个健康平等的智慧老龄社会更应该加以重视的。数字化将推动智慧老龄化的发展,而只有更好地增强对老年人口群体的数字包容,智慧老龄化才能得到公平性和品更行,同时更加平等和公正的老龄化社会才能在未来的智慧老龄社会有助于所有老年人口福祉的提高。 
(本文是作者在“2017河仁公益慈善高峰论坛”上的讲演。)

【责任编辑:易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