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打击邪教应做到“四个必须”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31日   文章来源:九凤网   作者:曲梅

     

  邪教存在由来已久,历史地看,许多朝代都曾被邪教问题所困绕,甚至引发社会动荡、政权更叠;从世界范围看,各个国家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邪教问题,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邪教是人类的毒瘤,成为一大社会公害,这已成为各国人民的共识。为此,一直以来,各国都在不遗余力地开展打击邪教活动。我们国家对邪教采取零容忍态度,一直保持高压态势,对邪教展开全面的打击,已经取得了不少成果,有效地阻止了邪教活动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破坏,对社会秩序的破坏。 

  当然,各类邪教组织不会甘心失败,它们一有机会就会卷土重来。因此,我们在防范打击邪教活动中,应做到“四个必须”。 

  必须消除模糊认识。对邪教本质的认识,并非所有人都能够保持应有的清醒头脑即使在基层干部队伍中,也存在一些模糊认识。这种模糊认识主要是认为邪教并不妨碍社会的正常生活,不会对人们构成直接的生命威胁,因此不必要大动干戈,不必要花那么多的精力去对付它,让它自生自灭好了。因为有这种错误的思想认识,导致一些邪教在一些地方十分活跃猖獗,及至尾大不掉,给后来的打击带来一定的难度。有这种模糊错误认识的人,主要原因可能还是被邪教的伪装所骗。比如法轮功宣扬“真善忍”,有些人因此认为这个组织和佛教教人行善相通,这其实是被其表面所宣扬的东西所迷惑,不了解其本质。法轮功虽然也宣扬“真善忍”,但其标准却不是我们常人理解的那个“真善忍”,且其实质做法也完全与“真善忍”背离。李洪志在《转法轮》中说:“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在实践中,法轮功骗取弟子的钱财,蛊惑有病的弟子不去医院治疗,教唆和煽动弟子们与政府对抗,叫弟子们“不要给残疾人捐款”。这哪里是在宣扬善良,分明是在宣扬恶!如果不认清其本质,就会产生错误的认识,影响邪教打击工作。 

  因此,必须消除各种模糊的错误看法,提高认识,统一思想,真正重视邪教打击工作。 

  必须重视宣教转化工作。许多邪教信徒是受邪教的迷惑而误入邪教的,对这些人我们不能放弃转化工作。要发动基层各类工作人员、家庭成员、反邪志愿者等,不遗余力地做好邪教人员的转化工作,尤其是对那些误入邪教的信徒,更要不放弃、不抛弃,耐心细致地做好转化工作,通过揭露邪教本质,让已经转化的人员现身说法等办法,促使其醒悟。这些年来,全国各地有许多邪教人员转化案例,不妨将这些有启发教育作用的案例汇编成册,供各地相互学习借鉴,尤其是好的转化工作方法应该积极推广。同时,必须重视反邪教宣传教育工作。现在包括文化水平较高的大学生甚至是专家学者在内的很多人,由于对宗教知识缺乏了解,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宗教,什么是邪教,缺少基本的鉴别力,因此很容易上当受骗。臭名昭著的摄理教在韩国、日本、中国等大学中祸害大学生,就是一个沉痛的教训。因此,必须不断加强宣传教育,普及宗教知识,揭露邪教的本质和各种骗人伎俩,帮助公众提高鉴别力,从而拒绝邪教、远离邪教。 

  必须坚持以法治思维处理邪教问题。法治思维就是将法治的诸种要求运用于认识、分析、处理问题的思维方式,是一种以法律规范为基准的逻辑化的理性思考方式。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治国已成为国家治理的重要方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这标明中国已在根本上实现从无法可依到有法可依的历史性转变,各项事业发展步入法制化轨道。在业已建成的法律体系中,打击邪教的法律法规也得到充分的体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就有打击邪教的明确条款,在第300条中,专门规定了处理邪教的法定最高刑,设立了附加刑、数罪并罚,以及对组织、利用邪教等蒙骗他人致人重伤等处罚规定等;1999 10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于同年作出了《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我国新刑法所规定的邪教组织犯罪的适用问题作出了较为具体、细致的规定。 

  处理邪教已实现有法可依,因此,必须以法治思维、法治力量凝聚共识、汇聚力量打击邪教。 

  必须打好持久战。从各国和历史经验看,邪教的滋生发展具有顽固性、反复性,复杂性。如邪教华藏宗门,虽受到反复的打击,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根除,很难想象其组织头目吴泽衡,一个平常之人竟然能够骗取和迷住如此多的人,这说明人们自身认识上还存在许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并非仅通过打击违法行为,取缔邪教的方式就能根除。因此,对邪教的打击要保持清醒的认识,非毕其功于一役能解决问题,需要建立长久的机制。 

【责任编辑:紫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