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祷告驱魔治病 信邪教闹出人命案

发布日期:2016年12月16日   文章来源:九凤网   作者:陈勇 彭桂生

  

  2015年6月26日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监利县龚场镇派出所响起,有人报警称:龚场镇秦场村三组村民徐元康在其堂姐夫家中,被他人用邪教祷告驱鬼治病,现在有可能被害身亡,家属准备到现场闹事拚命,速派警员查处。 

  案发现场,被害人徐元康躺卧在一楼后侧一间小房的地上,已无生命迹象…… 

  事情还得从2014年12月底说起,程集镇堤头村人翟新勇是监利县“三赎基督” 周老分会负责人,所辖“白马教会” 和“分盐教会”。为便于开“新工”,发展新信徒,在他的上司授意下,特在自已负责的教会里寻找“见证”,就是通过信教、祷告、向神灵祈求保佑和忏悔来把病治好的例子,翟与“白马教会”负责人姚湘枝合谋,由姚介绍选定了龚场镇秦场村三组村民、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离异男子徐元康,让他充当“见证” 的对象。 

  2015年6月13日,由姚出面与被害人的堂姐夫万兰方一道做通了徐父母的工作后,第二天早上8时左右,翟、姚两人分别来到徐家,为其祷告求神、驱鬼治病。后因考虑徐家环境不好,不安静,担心会影响效果,于当天晚上,就由翟、姚将其带至白马村堂姐夫家继续进行祷告。为了控制住徐某,他俩先后通知了10多名信徒前来一起祷告驱鬼。并实行三班倒24小时轮流不间断祷告,防止徐某发病时不配合。在此过程中,翟新勇等人认为徐某系“牛魔王精”附体,以对神尊重为由不让徐某吃药、进食、喝水和休息,还逼其下跪祈祷,以折腾方式来惩戒徐某身上的妖魔让它精疲力竭后自行脱离徐某的身体,从而达到求神驱鬼治病的目的。当徐某发病出现用头撞墙等状况时,翟新勇等人仍然不为所动,坚持认定是妖魔作怪。多名信徒还采用抱脚、拉胳膊、捏腰、压、捆手腕等方式制服徐某。这种非人的强制行为,竟然持续了7天。 

  在徐某病危期间,一心“见证”祷告求神可以驱鬼治病的“门徒会”信徒们,不仅不将其送医院救治,反而用胶布、布带将徐某的双手捆住,直到其死亡。甚至当病人死亡后,他们仍执迷不悟,继续做着所谓的通神祷告,幻想能够“魂灵附体、起死回生”,直至被公安机关一举抓获。 

  通过法医检验,发现死者头面部、躯干、四肢均有软组织损伤。为查明死因,提取了死者脏器送武汉同济医学院进行病理检查,结论为死者因较长时间禁食、禁水、疲劳引发脏器衰竭、呼吸窒息死亡。在现场还搜出捆绑死者双手的胶带等作案工具。 

  2016年元月,案件主犯组织者翟新勇以“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致人死亡罪”依法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骨干份子姚湘枝及其他6名邪教人员均依法被处以相应刑罚。 

【责任编辑:紫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