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大师与邪教主的骗人套路如出一辙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7日   文章来源:九凤网   作者:范谢都

  近年来,身怀各种“神功”“绝技”的“大师”们层出不穷,屡见不鲜,他们打着“科学”的旗号,坑蒙拐骗,牟取不义之财,损害人们的身心健康,破坏正常的生活秩序,危害社会健康发展。仔细分析比较,这些“大师”与邪教主们的骗人套路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如出一辙。 

  套路一:自我标榜,功力奇特 

  “太极大师”闫芳自称“一代太极宗师”“最强太极推手”,掌风能击倒人,可凌空发力,隔空气打飞数人。“养生大师”李一号称“养生专家”“学问大师”,3岁就入道,在水下能生存2小时22分,可以用脚后跟呼吸;能“辟谷”采天地灵气,停止胃酸分泌;可以用咒语和功力使人打开“中脉”,头顶骨自行裂开。“特功大师”沈昌自称通过不吃饭来强身,想什么就会来什么。他要求信徒绝对忠诚于他,听命于他。生了病不能迷信科学,只能接受“沈昌信息”,用意识去调控它,喊一声“没有”,病就没有了。 

 

所谓的“太极大师”闫芳

  邪教主吹嘘都拥有一身鬼神难测的“修为造化”。“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号称“可以预测一些将要发生的事情,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并能将碎了的手机屏幕瞬时复原,修行时身体会冒烟,急速缩小化为佛光瞬间分身转移。“灵灵教”教主华雪和宣称只要念一篇“祷文”,就可以赶走魔鬼,使病体痊愈。“门徒会”教主季三保宣称其有耶酥的法力,可以治好瞎子、聋子、哑巴、瘫子等。当然所有教主中最牛的,还属“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不但“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而且还是“宇宙主佛”,一副君临天下的派头。 

  套路二:伪装宗教,骗取钱财 

  “养生大师”李一靠人体通电等绝技起家,随后形成鲜明的商业逻辑:玄而又玄的绝技,必须通过寺庙道观才方便营销。他运用各种资本手段,筹措到修建道观的资金,并躲避了900多万元的债务。他开办了多个养生班,收费390元、3800元、9000元不等,甚至出现了“天价班”。“特功大师”沈昌打着宗教旗号,大做“特功报告”,大传“沈昌特功”,大卖“信息茶”“信息录音带”,大捞钞票。他做“特功报告”,一场“报告”收入10万元以上是常事。据不完全统计,沈昌靠他的所谓“信息产品”牟取暴利至少有5000万元。 

所谓的“养生大师”李一

  邪教为骗人钱财,冒充各类宗教,打着宗教的幌子,欺骗那些有宗教需求而又缺乏宗教知识的群众,诱使他们加入邪教,骗取钱财。日本“法之华三法行”教团头目福永等12人,伪装宗教活动,到处散发福永写的书,诱骗信徒花巨额钱财参加教团组织的研修班,办班收入高达870亿日元,受骗上当者达3万人。台湾“显相协会”头目宋七力靠伪造的“分身”“发光”照片,蒙骗了台湾1万多名信徒,诈骗钱物累计合新台币30亿元。他靠诈骗的钱物,过着荒淫无度的奢侈生活,“白天充上帝,晚上享皇帝”,吃喝嫖赌,随心所欲。“法轮功”教主李洪志通过向被蒙骗的信徒推销练功书籍、刊物、光盘、“法像”和“法轮功”的标识徽章等,大肆牟利。据统计,“法轮大法研究会”组织出版的各种“法轮功”图书及相关物品,总价值达1.35亿元人民币,非法获利4229万余元。 

  套路三:故弄玄虚,诱奸信徒 

  “大师”齐健翔除骗财之外,还对女信徒下手,曾以“除魔”为名脱光女信徒小娟的衣服实施强奸。兽行得逞后,他还张口要小娟支付15000元。另一名在校女学生随母亲“拜师”时,也被齐健翔以身体发育有问题为由遭到猥亵。审判人员问他为何强奸、猥亵女信徒时,他满口否认,表示是女信徒追求自己,得不到他,就要毁掉他。“寻龙法师”黄某,借驱鬼为名,诱奸了精品店店员阿鑫,称鬼入阴道,用自己阳具为阿鑫“驱鬼”,捉走了两只鬼,还谎称自己是处男,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邪教组织大都要求信徒戒色戒欲,但头目和骨干则进行强奸女信徒的犯罪活动。韩国“摄理教”教主郑明析开展“爱之教育”,几乎每天都要“召见”10多名女信徒,以“检查身体”为名进行性侵犯。“门徒会”骨干以信教为名,男女群居鬼混,并用“过经”“转灵气”“与神同工”等手段奸污女信徒。“被立王”头目吴杨明宣扬对他“不仅要灵魂崇拜,而且要肉体崇拜”,先后骗奸、强奸女信徒数10名。“主神教”头目刘家国以“蒙召”为名,先后奸污女信徒27名,包括214岁以下的幼女,其中6人为其生下6个孩子。“实际神”在黑龙江的小头目李某,自称是信徒的“神妈”,先后与40多名男信徒发生性关系。另一小头目云某奸污女信徒32人,并与同胞姐妹发生性关系。更为恶劣的是,李、云二人还强令男女信徒相互淫乱,“做工”160余人次,并规定男女信徒“做工”时必须有2人在现场观看,骨干分子樊某为表达对李某的忠心,主动将丈夫和19岁的儿子介绍给“神妈”淫乱。 

韩国“摄理教”教主郑明析

  套路四:吹嘘治病,强身健体 

  “气功大师”王林通过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了《中国人——王林写真》,书中记载了不少他妙手回春的神奇故事。书中举例,王林治愈过辽宁省沈阳市千岩寺一位净光法师的肝癌,实际上辽宁省沈阳市根本没有千岩寺,只有锦州市有青岩寺,净光法师更是无从考证。同样的谬误随处可见,书中说江西省兴国县南作乡邮电所陈棹彩之子半身瘫痪,也被他治愈。事实上江西省兴国县根本就没有南作乡。“特功大师”沈昌自称治好的病人无数,却拿不出证据,但被他治死和精神失常的人却有证可查。据统计,仅苏州一市,因相信沈昌“特功”而有病不治,最后不治身亡的有12人;因学习“沈昌特功”而走火入魔,跳楼自杀的有6人。据常熟市精神病院统计,有9人因练“沈昌特功”和喝“信息茶”,导致精神失常而入院。 

所谓的“气功大师”王林

  邪教大都宣扬信教能治病,能强身健体,导致大批信徒有病不治,使之延误病情而导致死亡。美国“科学教派”教主哈伯德鼓吹能完全治愈所有的非器质性精神疾病和所有器质性身心疾病,通过开办各种班收取高昂的学费,听一堂入门课需付费3800美元,多的要付费14000美元,造成许多人的精神伤害和生命财产损失。“法轮功”宣扬练功能治病,造成1400多人拒医、拒药而死亡,400多人自杀。“门徒会”鼓吹“信教能治病,不用打针吃药”,许多善良的群众因耽误治疗而命丧黄泉。仅某省一个县,就曾有18名受骗群众因耽误了治疗时间,导致病情恶化而死亡。“全能神”声称“信教能治病”。某市农民李某生病头晕,他的儿子找来当地“全能神”头目赵某为他“看病”,赵某将病人绑住,用棍棒戳打病人的前胸和后背,整整折腾了一天一夜,导致李某因肋骨骨折、胸内积水、肝脏破裂而死。 

  这些臭味相投的“大师”与邪教主们的骗人伎俩如出一辙,还望更多的人们尽快擦亮眼睛,认清其本来面目,避免上当受骗。当然了,“大师”和邪教主们如出一辙的行骗活动,最后的下场也是如出一辙,都先后受到或即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这也正应了那两句老话:“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责任编辑:紫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