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入邪教 年轻的妻子撇丈夫而去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2日   文章来源:九凤网   作者:南怀隐

     

  817日是陈菊萍的生日,她在世的时候我们都提前给她精心准备生日宴、生日礼物,家里其乐融融;现在家里冷冷清清,每年到这个时候,我的心就很沉重,我想念妻子,我恨法轮功。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在她的遗像前默默地忏悔,如果我以前能狠点心,逼她早点离开法轮功,她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将军路街刘家墩60岁的刘章明紧皱眉头,向笔者讲述了法轮功害人性命的恶劣行径。     

   一念成魔 技术能手练习法轮功     

  陈菊萍向来吃苦耐劳,她知道自己只有初中文化,要想出人头地就只能靠勤奋努力,她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成长为单位的技术能手,那时候我觉得我妻子相当了不起。刘章明谈起妻子,满脸的幸福和自豪。据他介绍,陈菊萍1962年出生,有着初中文化的她毕业后进入工厂后一步一步跟着老一辈学习技术,再苦再累的活她都抢着干,终于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 

  也许是因为操劳过度,28那年,陈菊萍因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得知自己患了妇科类疾病。“她有着很重的思想负担,总觉得这是见不得人的疾病,强撑着一边治疗一边上班。”刘章明说。陈菊萍每天都要吃药,坚持了半年后,眼见病情有所好转。 

  19991月,她的一个工友到家里来玩,看到了陈菊萍的药,就劝她一起练气功。“她工友说陈菊萍的病是业力未消,只要练了气功,师父就会帮她治好病,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全家都能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还说她自己以前就有妇科病,也是靠练功痊愈的。我们从来没听说过练气功能治病的,就都没当回事。”刘章明说,那个工友还留下了两本书,要陈菊萍没事的时候翻翻。 

  本以为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不料却从此将陈菊萍带上了万劫不复之路。一向做事认真的陈菊萍反复回忆工友说的话,试着翻阅工友送给她的书,慢慢地被带入法轮功的歧途。“生病是业力所为”、“练功人不生病”、不需要接受“常人”的治疗等歪理邪说,让疾病缠身的陈菊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法轮功的音乐一开,她就往地上跪,说是要开始练功了,叽叽喳喳的念着经文。”刘章明回忆,练了一段时间的“法轮功”后感觉身体好些了,对“法轮功”佩服得五体投地。一开始妻子是早晚练功,白天照常上班,慢慢地她半夜也开始练功,说是师父要考验她,再后来她经常请假不上班,在家里练功。 

  刘章明说,他常常一个人在家叹气,看着曾经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技术能手变得不问工作、整日练功,他开始劝妻子放弃法轮功,相信科学,好好工作,但是妻子却用法轮功理论一套一套地反驳,完全听不进劝。     

  讳疾忌医 小病拖成绝症     

  陈菊萍每天早上4点起床去练功点练功,7点回家吃完早饭后在家里继续练,下午和晚上又到功友家去练,她还手抄《转法轮》,并写练功日记。随着对“法轮功”的痴迷,陈菊萍逐渐认为“真正的练功人没有病”,并开始对医生告诫的通过药物控制疾病的建议置若罔闻。 

  亲友们发现陈菊萍把家里所有医生开的药都扔掉了,也不再定期去做检查。大家都劝她到医院去检查,陈菊萍却固执地认为:“我现在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好,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练习‘法轮功’的结果。” 

  可是刘章明发现,陈菊萍经常说肚子疼,有时候疼得满头大汗、在床上打滚。刘章明见妻子都病成这个样子,仍痴迷不悟,多次逼她去医院治疗,却被陈菊萍无情地拒绝。“我好心要她去看病,她却说我这是要害她,在给她添乱子。肚子痛是因为师父在考验她,要经受得住考验。师父说了,不能吃药,吃了药就是积攒了业力,就上不了层次了。”刘章明无奈地摇摇头。 

  拒医停药后的陈菊萍,身体日渐消瘦,体质越来越差,家人非常着急但又无可奈何,夫妻俩因此没少吵架。“这是在‘过关’,挺一挺就过去了,啥病就没有了。”每当病痛发作时,陈菊萍就这样安慰自己,对家人的劝说置之不理,坚决不去医院。陈菊萍哪里知道,她那疾病并没有因为练习“法轮功”带给她好兆头,恰恰相反,死神正向他逼近。2000年农历腊月十二,在亲友们的逼迫下,陈菊萍到医院就医,被诊断为卵巢癌晚期。     

  命丧黄泉,临终悔悟已太迟     

  “每当她疼痛难忍时就喊:‘师父,快来救我!’听得我钻心地痛。”刘章明忍住悲伤,但说起妻子因法轮功受的罪,嘴角不停地抽搐。 

  随着病情的加重,陈菊萍的行动越发困难,不能到练功点了,她就在家里练功、打坐。每天清早,她点燃香火,跪在李洪志“神像”面前顶礼膜拜,求“师父”保佑自己“上层次”,超凡脱俗,日后升天。 

  一开始,家人怕陈菊萍受刺激,把病情瞒了下来,后来看她继续拒绝去医院,就把患癌的事实告诉了她。得知真相的她慢慢地醒悟了,师父非但没有治好她的病,还让她得上了不治之症。 

  陈菊萍开始反省、悔恨。她常常拉着丈夫去曾经工作的地方转悠,想起了自己曾经那么积极上进;她常常半夜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她把曾经视若宝贝的法轮功书籍、画册亲手一页一页地撕掉;她对每一个来探望她的人都说,千万不要相信法轮功,那是谋财害命的邪教。 

  “她是真的认清了法轮功的真面目,但可惜悔悟太迟啊。”刘章明还记得,妻子临终时拉着他的手,向他道歉,后悔没有听家人的劝早点远离法轮功,才害了自己、害了家人。 

  20011125去世,39岁的陈菊萍在医院去世。 

【责任编辑:紫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