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邪教教主的创教动机识别邪教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14日   文章来源:九凤网   作者:严梅福

    

  一、一条识别邪教的心理途径 

  纵观改革开放以来猖獗于中国大陆的各种邪教,它们无不都是打着正统宗教的旗号在诓骗心向佛祖、耶稣的信众,使他们在真假不分中堕入邪教深渊,而一旦堕入,即使救治者用事实晓以邪教的 ,也往往是你口焦唇燥,他置若罔闻,依然故我地坚信所信奉的是真正宗教而非邪教,教主是真正的神和佛,甚至是宇宙最大的佛,其歪理邪说是宇宙真理。 

  而事实是这些冒充神佛的邪教教主,既不是一个学有所长的专家学者,也不是技有所专的社会高级人才,更不是为社会和苍生作出重大贡献的英雄模范,而是粗识几个汉字,只有小学或初中文化程度的农民或其他极其普通的社会成员。但他们只要打起正统宗教旗号,编造一套歪理邪说来冒充正统宗教,通过自我吹嘘妄自称神称佛,就能成为动辄就可以让成千上万人把他当成正统宗教的神和佛来对之崇拜敬仰,任其控制和玩弄于股掌之中的邪教教主。而且还能让信徒铁心地相信他所创的是能带他们去天国的真正宗教,他们所信的绝非救治者所说的邪教。致使信徒即令是被告知他们被骗被精神控制的真相,也很难使之幡然醒悟,邪教的这种鱼目混珠的手法,为救治邪教信徒设下很难逾越的障碍。 

  比如,法轮功组织的李洪志,是一个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初中毕业生,他冒用宗教、气功甚至科学等名义,大肆剽窃和歪曲佛教名词,编造业力说、圆满说、末日论等歪理邪说,创立了法轮功邪教组织,几年功夫里,他居然能使数以百万计的被骗者,包括一些文化程度很高,社会阅历丰富的人落入他的法轮功邪教陷阱,五体投地崇拜和迷信他,对他顶礼膜拜,将他视之为神,尊之为父(连七八十岁的信徒都称他为师父,须知在中国从来就有“师徒如父子”之说),对他们实施救治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却很难甚至不能识破他冒用宗教、气功名义建立的是邪教组织。 

  面对这一难题,心理学认为,必须从邪教教主的心理活动层面,即从他创教的动机和目的来进行深层次揭发方能使邪教信徒认清邪教的真实面目。在心理学中,尽管动机不能说明活动本身是什么(what)或怎样进行的(how),却说明着个体或组织为什么(why)要从事这种活动。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要认识一个人或一个组织,不仅要听其言、观其行,还要体察对方言行背后的意图、目的,即了解他的行为动机,这就意味着知道一个人或组织为什么这么说和这么做比了解他说什么和做什么要重要得多。所以分析和探索包括邪教在内的教主为什么要创立或扩展他的教派,就能有效地甄别出邪教教主和他所创立的邪教。 

  二、传统宗教创立者的创教动机 

  若将传统宗教的创建者与邪教教主的创教动机进行对比分析,就不难发现传统宗教的创立者们创建宗教的动机都是善良的、慈爱的,甚至可以说是崇高的、伟大的。虽然就像马克思所说的一样:“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毋庸讳言,宗教确实有让人逃避现实苦难、自我麻醉、甘受压迫、不思反抗的作用,但却不能因此而否定这些传统宗教的创立者对在苦难中挣扎的人们的的同情,不能否认他们那颗对芸芸众生的慈爱之心。因此,仅就他们创立自己宗教的动机而言,应当说是出于完完全全对人类深厚的无私的爱和拯救。正因为如此,这些传统宗教才能在世界上广为传播,吸引世界近80%的人把自己的信仰投给它们。这些传统宗教的创建者,离世至今虽已时隔千百年,但一代一代的信徒仍然都尊崇他们,为他们塑金像、建庙宇,对他们顶礼膜拜、焚香祷告,内中绝对不会是没有道理的,也是一个仅仅只是给人民以鸦片的“鸦片施予者”无法做到的。 

  传统宗教教主的创教动机的善良可以从它们的基本教义看出来:佛教认为人生充满了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等各种痛苦,释迦牟尼之所以要创立佛教,就是要通过自己在菩提树下获得的彻悟,通过对人生痛苦原因的认识以及消除苦难,进入幸福天堂途径的把握,树立起佛教的教理、教义,拟定出一套摆脱苦难的修炼方法、戒律,让佛教传播天下,以达到帮助信徒脱离苦海,最终实现普渡众生的目的。不管信奉佛教是否真的如它的创立者所说的那样,可以脱离苦海,升入天堂,但其动机却是善意可掬的。 

  传统宗教的创立者特别注重开拓和净化人们的心灵,各个宗教为净化人心,发挥了无穷的创造力,作出了庄严的承诺。佛教倡导“庄严国土,利乐有情”;道教主张“慈爱和同,济世渡人”;基督教崇尚“做盐做光,荣神益人”; 伊斯兰教追求清真为本,两世吉庆。传统宗教通过特有的仪式和方法,使信众心悦诚服地接受其教理教义,并且身体力行,在真积力久,潜移默化中使信奉者心灵发生重大变化,从而造福社会,使国泰民安。 

  为了净化人心这一崇高目的,各个宗教制定了不同的济渡方法。佛教提倡皈依“三宝”(佛、法、僧),实行“三学”(戒、定、慧),祛除“三毒”(贪、嗔、痴),恭行“六渡”,力行“十善”;道教提倡诚心斋醮,谨守符咒,坚持戒律,守一、服食,性命双修;基督教要求信众笃信上帝全能,恭谢上帝救赎,祈祷上帝恩宠,一心行善拒恶。这些方法引领信众一心向善,日行善事, 众善奉行、诸恶莫作,自觉抵制邪恶,做一个社会好公民。虔诚的宗教信仰不仅能够将善良的人们引向光明大道,使之感觉到春风得意般的喜悦,从而精神焕发;也能使有某些劣迹的人, 从堕落中猛然回头,从罪恶深渊中挣脱出来,将其引向人间正道,改恶从善,弃旧图新, 重新做人,从而化丑恶为圣洁,化腐朽为神奇。人们崇拜上帝、佛祖、观音、老君、吕祖等神灵,正是因为他们领悟到了这些神灵普救众生的慈悲心肠和转化人心的无上灵威,体察到了神灵们善良而崇高的创教和传教动机。     

  三、邪教创教者的创教动机 

  1、骗取控制权 

  与传统宗教创教者的善良、慈爱创教动机相反,那些一开始就以满足自己私欲为目的而创教的邪教教主,其创教动机就其性质而言都是险恶、残忍、仇视人类和社会的,他们创建邪教的动机可以用“贪欲”来概称。具体地说,所有这类邪教教主创立邪教的动机都不外乎是贪权、贪财、贪色。这是邪教区别于正统宗教一大特点,是二者的分水岭,也是识别邪教和正统宗教的重要心理标识。贪欲是正统宗教之大忌,举凡正统宗教都要信徒力戒其贪。例如佛教的“三法印”中的“涅槃寂静”就认为世上的一切事物没有绝对的存在和实有,人们因此应当破除对任何事物的贪心和欲望(即痴见),一旦真的破除了欲望,就不会起贪心、痴心、憎恨心,人也就不会行恶业;在犹太教的摩西十诫中就有“……不可奸淫;不可盗窃;不可伪证陷害良民,不可贪恋他人的一切。”但“贪”却是邪教教主创立邪教的中心动机。他们有的把贪权、贪财、贪色全部包揽,有的兼而有之,如邪教“被立王”的教主吴扬明,他憎恨合法的教会,诅咒它是“大淫妇”,贪的是神权。同样,197811月制造了923名邪教徒集体自杀案的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也是一个以教谋权为动机而创立邪教的典型。他建立人民圣殿教就是想建立一个邪教小王国,在他的王国里,他是最高掌权者,信徒们都是他权力的玩物,他们的行为、思想、钱财、身体、自由、性权利直到生命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他则从这种掌控中在心理上得到巨大满足。 

  1977年他带领一千多名信徒去到圭亚那丛林,建立起一个由他施行残暴的独裁统治的庄园。他没收了信徒们的护照,制定了严格的纪律,要信徒们去砍伐丛林,开垦土地、修建新房,进行无休止劳动,并组织了一支30人的别动队来督促信徒琼斯还在营地里建起了一个没有一丝光亮的大箱子,谁稍不顺从,就把他塞进去,好长时间不让出来,以便清洗思想,做到对他绝对服从。他要求庄园里每名信徒见了他都要称呼“圣父”,而且要面带微笑,举手致敬。这位嗜控制权为命的邪教教主心里容不得信徒有一丝的反抗意图。据琼斯的养女波尼·会尔曼回忆,曾经有个叫克里斯的黑衣人想退出这个教,琼斯站在讲道坛上说:“你们记住我的话,在七天后,克里斯将会死亡,因为他走出了我的保护光环。”结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在一周后,人们发现黑衣人已经被枪杀,抛尸山谷里。琼斯创建人民圣殿教的动机就是要建立起一个由他充当人群最高统治者,掌握对他人的控制权的邪教王国。 

  2、骗色 

  国内外许多邪教教主创建邪教的另一个具体动机是骗色。“主神教”教主刘家国堪称典型。他曾直言不讳地承认:“我搞主神教,就是为了满足个人的需要。多骗点钱,多玩点女人。”他以主神自居,以与神“通圣灵”为名,将让女信徒满足他的性需要美其名曰“蒙召”,要求被“蒙召”的女信徒把自己的身体当做活祭献给神,不从者则以“降灾”相威胁,逼迫就范。刘家国先后以诈骗威逼的手段奸污了27名妇女,其中6名因被奸怀孕生了6个孩子。在短短的四、五年的时间里,主神就有了“白石玉主”朱香云等“后宫佳丽”16人,俨然是个帝王。不仅如此,色魔刘家国还在一些地方设有行宫,宫内藏娇以供其发泄兽欲。 

  3、骗财 

  从国内外揭发出来的一些邪教教主的行径可以看出,他们之所以要挖空心思,使尽包括心理学方法在内的各种伎俩来创立一个邪教组织,另一个不可告人的动机就是想借邪教来骗取信徒的金钱和财产,为自己积累巨额财富,让自己过上奢侈豪华的生活。日本的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是这样,非洲乌干达的“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教主约瑟夫·基布维特尔和克莉多尼亚·玛琳达也是这样,中国的“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更是这样。 

  麻原彰晃可谓聚财有道,他除了像其他邪教教主一样,把自己的胡诌和谎言写成著作,编成指导资料、录相带、印在T恤衫上向信徒出售之外,麻原还创造了一种把尊师(麻原)能源注入解脱者的秘密传授法来聚财,即只要信徒喝了掺有教主血的水、教主的洗澡水,或用教主头发煮过的水后,即可亲近教主的身心,产生出种种神秘的体验,就能把教主身上神秘能量接受过来。喝一次带血的水要百万日元,他的洗澡水每500毫升要5万日元,他的头发按每厘米3万日元计算,听他讲法的录像带要10万日元。据有关资料统计,奥姆教从创立到被取缔的6年间,资产扩大了250倍,共聚敛资产约11.5亿美元。 

  发生在“非洲明珠”乌干达1000多名“恢复上帝十戒运动教”信徒被集体谋杀的震惊世界的惨案,也证明了约瑟夫·基布维特尔等邪教教主建立“恢复上帝十戒运动教”的动机是为了聚财,因为在上千教徒被谋杀的同时,教主本人却携带聚敛的不义之财,逃亡了国外。 

  法国邪教—“科学神教”的教主罗恩·哈伯德则更是赤裸裸的宣称,“在今天,你要想成为百万富翁,就得去创立一种宗教”,“宗教是一种最行之有效的赚钱方式,一本万利。”为此,哈伯德指示它的邪教组织“赚钱,赚更多的钱,不要问用什么方法和为什么,赚钱就是目的”,[1] 

  相比于罗恩·哈伯德,李洪志为骗财而创教的动机则在不显山露水的隐蔽中表现出了他的高明。他先是搞了几天传功办班不收费把信众吸引过来,继而就通过下述途径大势敛财: 

  其一,利用“调病”敛财。非法行医调病,是李洪志最初骗取钱财的途径之一。他在自己的家里设立了“功德箱”,放在很显眼的地方,来看病的患者都往里面放钱。除了在家里调病,他每到一处办班都用巫术给人调病,额外收费。他既无收费标准,也无任何收据,究竟骗取了多少钱已无从稽考。 

  其二,利用办“气功学习班”敛财。利用办气功学习班、报告会收取学费是李洪志继小面积调病敛财之后的又一敛财途径。仅19925月至1994年春两年的时间里,李洪志就收费284余万人民币。 

  其三,利用“出书”、“音像制品”敛财。推销各种法轮功书籍,榨取练习者的血汗钱,是李洪志的主要敛财途径。仅由“法轮大法研究会”李昌等人直接参与编辑、发行、经销的各种法轮功出版物及相关物品价值达1.35亿人民币,获利4229万元人民币。 

  其四,利用其它相关物品敛财。李洪志通过非法印刷并出售单页挂历、制作“法轮功徽章”、制作学员“结业证书”、印制“法轮功”小册子等方式敛聚钱财。这些东西成本很低,李洪志却任意标价,利用人们“敬佛唯恐不诚”的崇圣心理,搜刮他们的血汗钱。 

  虽然,上面所述只是就邪教教主贪权、贪财、贪色分别举例说明,但并不意谓他们的贪都是单一的,恰好相反,大多数邪教教主在贪欲上都是“综合症”患者。主神教教主刘家国不仅渔色,也非常贪财和贪权,在湖南省短短的几年里,他就诈骗现金30多万元,粮食2万多公斤及大批金银首饰,此外,他还野心勃勃,提出要建立以主神为首的“神的国”。要购买枪支,要实行武装暴动,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来夺取政权;刘家国是如此,麻原彰晃更是如此,他不仅贪财,也以少见的狂劲去渔色和贪权,他被许多美若天仙的教女侍奉着,经常奸污、调戏未成年女信徒来满足兽欲。奥姆真理教里,有一间秘密的“裸体酒吧”,这是麻原独自享乐的处所,所有侍女全身赤裸着陪酒陪笑,酒吧里,地板是用玻璃镜子铺的,侍女一蹲下来陪酒,透过镜子的反射便可以将她们一览无遗。此外,麻原又是嗜权贪权的政治野心极强的狂人,一心想当领袖,当总理大臣。一时达不到,就在其教内建立了模拟日本政府机构的组织系统,建立起设置了21个部门,他是“神圣法皇”的“奥姆王国”。 

  尽管各类邪教都假冒宗教,也貌似一般宗教具有宗教的“共同信仰、道德规范、宗教仪礼、教团组织”等四大要素而难以同传统宗教相区别,但只要认真分析教主创教动机是出于慈善、普渡和拯救人类,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对权、财、色的一己贪欲,就能从心理层面准确地判别出孰为正教孰为邪教。

【责任编辑:紫伊】